白血病母親欲為兒子“省”下學費

                                          核心提示: 家住開發區其林村的朱林娣今年剛過不惑,自生病的五個多月來,原本健康圓潤的她已經消瘦了20多斤,如今體重只剩下80斤而已。

                                          如今的朱林娣體重只有80斤左右

                                          如今的朱林娣體重只有80斤左右

                                          因為條件有限,朱林娣一家所住的房屋常年沒有裝修

                                          因為條件有限,朱林娣一家所住的房屋常年沒有裝修

                                          年前的朱林娣狀態還好

                                          年前的朱林娣狀態還好

                                          家住開發區其林村的朱林娣今年剛過不惑,自生病的五個多月來,原本健康圓潤的她已經消瘦了20多斤,如今體重只剩下80斤而已。

                                          如果不是她找出從前的照片,記者也不會相信,眼前這個孱弱消瘦的女子曾經也是膚白紅潤。

                                          朱林娣說,這幾個月來,自己也算經歷了由生向死、起死回生,突如其來的白血病讓她絕望,并在崩潰邊緣垂死掙扎,然而,源于親人和好心人的溫暖善意終于讓她看到了希望。如今的朱林娣雖然仍在與病魔拉鋸,但她已能坦然面對、笑對折磨,甚至愿意“為愛犧牲”……

                                          世事難料,連續加班后她病倒了

                                          2015年12月,朱林娣連續加班的第四個月。皮鞋廠工作繁重,朱林娣日日起早貪黑,加班期間,每天的工作時間超過13小時,這使她覺得身心都十分疲憊。

                                          “后來有一天,我覺得身體不舒服,以為是感冒了,就去衛生院看了看,讓醫生開了藥掛水,掛了三天的水之后發現有些好轉了,就沒在意。”但是,幾天之后的一個清晨,朱林娣起床后便發現自己一側的牙床全部腫了起來,飯都吃不下。丈夫袁國富看到妻子這個樣子,便勸她不要上班,但是,一心想著堅持到過年的朱林娣卻在丈夫上班后,悄悄騎著電動車趕往廠里。好不容易到了廠里,整整一個上午,朱林娣的眼睛都是模模糊糊的,趁著中午吃飯的空當,閉著眼睛休息了一會兒,到下午開工便又忙碌了起來。即便這樣的情況連續了好幾天,朱林娣也未作它想,一直覺得應該是近段時間以來工作太勞累了。

                                          然而,讓朱林娣沒想到的是,自己的強撐并未“起效”,不久后的一天,她突然覺得身體一陣發冷,然后便眼前一黑暈倒在了工作崗位上。在工友的幫助下,朱林娣才聯系上了丈夫以及哥哥和弟弟。由于好幾天身體不適、食不下咽,再加上突來的暈倒,像是抽光了她最后一絲力氣,朱林娣連上車的力氣都沒有了,在幾個人的攙扶下才勉強做完檢查。在親人的陪伴中,朱林娣等來了檢查結果,但上面格外醒目的超標指數讓所有人吃驚不已。醫生說我血象嚴重超標,建議立馬轉到大醫院仔細檢查。”幾乎一刻未停,朱林娣由哥哥陪著趕到了蘇州的醫院,并做了骨穿檢查,最終被確診為急性白血病。

                                          當聽到醫生的“宣判”后,袁國富和朱林娣的哥哥都沉默了,一方面是病情來勢洶洶,蔓延迅速,隨時有生命危險,另一方面,朱林娣的家境并不富裕,家中還有個正在讀大學的兒子,經濟壓力十分沉重。面對醫生口中數十萬的“保守”的治療費用,一家人不得不選擇“退一步”,將朱林娣轉回丹陽市人民醫院治療。

                                          二十年夫妻和睦,服侍床前從無怨言

                                          “其實去年臘月的時候,我的病情十分兇險,隨時都有生命危險。為了照顧、安撫我,我丈夫一步不離地陪在我身邊,但我心里明白,其實他心里比誰都難過。他太怕失去我。”朱林娣告訴記者,當醫生將她的病情告訴袁國富的時候,他明顯狀態就不對了,連路都走不好。”朱林娣說,那段時間她以為自己闖不過去這一關了,想到丈夫和兒子,心里就像刀割一樣。為了不讓自己留下遺憾,朱林娣勉強收拾心情,壓下身上所有的不適,主動提出要和丈夫、兒子拍照留念。

                                          于是,這一家三口,就在醫院的過道上,背靠著白色的瓷磚照了一張全家福。

                                          看到這張照片,丈夫、兒子的臉上不見一絲笑容,朱林娣反而強擠出一絲微笑,在蒼白的臉上劃出美麗的弧度。

                                          在朱林娣的堅持下,袁國富將當天托人拍的幾張照片都去照相館里面沖洗了出來,并且包好了封面,保存在家中。“其實我當時就以為自己可能很快就不在了,所以堅持要和他們照相,因為我想著有了照片,即使我走了,他們也能有個念想,而我心里也就不遺憾了。”說到丈夫袁國富,朱林娣不禁流露出幸福甜蜜的神色:“老公對我這么好,我這輩子足夠了,沒有遺憾。”據朱林娣講述,從前袁國富的家境不好,十幾歲時父母便去世了,但他勤勞、樸實、善良。“人人都羨慕我家,我們夫妻二十幾年從來沒有吵過架,都是丈夫讓著我,寵著我,我過得很幸福。”她回憶說,“記憶里最幸福的時候是從前早上剛起床,我老公去洗衣服,我來做飯,一起吃好飯出發上班。有時候晚上下班累了不想做飯,老公就搶著做,特別貼心,我們從沒因為誰干活多了、少了而拌過嘴,家里從來只有笑聲。”在朱林娣住進人民醫院進行化療的時候,家中所有的事都是袁國富一個人忙,每天服侍在朱林娣的床前。“每次做完化療,身體就像被掏空一樣,虛得很,沒辦法下床,做什么事都需要有人在旁幫忙,老公一直服侍著,特別有耐心,動作也很輕柔,從來沒說過一句苦或累。”

                                          為幫兒子完成學業,她有心“省”下治療費

                                          事實上,以朱林娣現在的身體狀況,醫生建議她一直住院,便于隨時觀察并跟進治療。但是,鑒于經濟能力有限,朱林娣只能選擇在家休養。“我不能不為我的兒子考慮。他今年剛剛上大二,高考時因為兩分之差,他念的是本三院校,每年的花費差不多要兩萬。還好兒子懂事、知道節省,生活費比同學要少很多,但是我不能因為自己治病讓家里內債外債欠得喘不過氣。不然,兒子接下來上學怎么辦?我不能只顧自己治病,不為他考慮啊。”朱林娣有些無奈。

                                          記者了解到,自結婚以來,袁國富和朱林娣的經濟條件一直不好,夫妻兩人都在皮鞋廠打工。后來,有了孩子后,因為家中沒有老人可以幫忙帶孩子,朱林娣不得不放棄工作,在家帶孩子并料理家中瑣事。直到兒子10歲后,朱林娣才開始繼續去工廠干活。“我在家的那幾年,養家糊口的重任就落在了老公一個人的肩上。但他從來沒有抱怨過一句,即便有時候上班十幾個小時回到家,對我也都是柔聲細語。

                                          后來,等孩子大了我可以出去工作的時候,我們就把兒子送到了城里上學,我們便在孩子上學的附近租房陪著。”再后來,兒子上了荊林中學,朱林娣和丈夫又陪著在附近租房,以便更好地照顧??梢哉f,這個家庭從未寬松過。

                                          “我兒子很懂事,上學的時候學習也不錯,但是高考失利,差兩分上二本線。雖然家里條件有限,但我們還是咬咬牙讓他上了本三學校。

                                          而他自己也懂事,知道家里經濟壓力大,一到放假就出去打工,想盡可能減輕些家里的負擔,我也很心疼。”朱林娣說,如今她已經完成了兩個療程的化療,所有費用加起來總共花了11萬多元。

                                          “以前我能工作,一年也能賺3萬多元,丈夫一年也有差不多4萬元的收入??涩F在只有他一個人工作,工資給我看病根本不夠,所以我接下來的治療真的沒辦法再繼續了。”朱林娣說,她只打算把手頭剩的一些從親友處借來以及好心人給的錢看病,之后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孩子念完書才能找個好一點的工作,未來才有希望。我不能讓自己拖垮家,拖垮他,再怎么難,孩子都是要讀書的。”

                                          笑對病魔,她感恩每一天的生命

                                          “其實剛剛得知我患這種病的時候,我完全沒辦法接受。”朱林娣回憶說:“原本剛確診時家里人是瞞著我的,年前臘月二十八那天,我眼見著身體一天天地總不好,問他們也總是躲躲閃閃,說是感冒重了引起了其它毛病。但是馬上過年了,沒有一個人提讓我出院的事,我就疑心了。我和丈夫談話,我說我們二十幾年的夫妻,你不能騙我,有什么病就直接跟我說,我能承受得住。于是丈夫就告訴了我的病情。”朱林娣萬萬沒料到,自己竟然得了白血病這么可怕的病。此后的整整兩天,她都沒合眼。“在醫院的時候我的眼淚一直流,我才40歲,我還有丈夫,還有一個上大學的兒子,還有七八十歲的父母,我怎么能提前走。

                                          想到這些,我的眼淚就止不住,心情就更差,兩天后我的身體狀況急轉直下,病情惡化了。”因為心里負擔大,朱林娣的病情反復,需要監護,于是一家人不得不在醫院過了簡單的春節。

                                          如今,經歷了五個月的折磨,朱林娣已經由剛剛得知病情時候的哀痛變得漸漸豁達起來。

                                          “現在我每天早上一睜眼就想,我又賺了一天一夜,我又活下來了。”朱林娣笑了起來。雖然僅僅脫離了生命危險,繼續治療的路布滿了艱辛,但是丈夫的體貼,孩子的懂事,父母的支持和鄰里的幫扶,都讓她滿懷感恩。“自從我生病回家休養,從前熟識甚至不熟的鄰里親戚都來看我,有的留下100、200元錢,有的帶一些家里的東西來關心我。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又有何德何能讓大家這樣的關心呢?我真的很知足了。”現在的朱林娣,會在天氣好的時候出門走走。“我保重身體,丈夫在外面工作就安心,我要盡量開心地生活,哪怕真的只剩下那么一天。”朱林娣微笑著說。

                                          (尹媛劉偉文/攝)

                                          如有好心人愿意幫助朱林娣迎戰病魔,可與本報愛心熱線86983110聯系。

                                          責任編輯:張鈺婷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