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昔練湖美,未來亦可盼

                                          核心提示: 形成于西晉末年的練湖,曾與鄱陽湖、洞庭湖、太湖等齊名,被稱為“天下五湖”之一。

                                          夕陽下的水塔很顯落寞

                                          夕陽下的水塔很顯落寞

                                          前東崗村的宗祠

                                          前東崗村的宗祠

                                          練湖片區鳥瞰圖

                                          練湖片區鳥瞰圖

                                          干了的魚塘

                                          干了的魚塘

                                          形成于西晉末年的練湖,曾與鄱陽湖、洞庭湖、太湖等齊名,被稱為“天下五湖”之一。

                                          漫漫1700多年,練湖巨變,它曾與丹陽的喜憂密切相關,因它而起的故事詩篇不勝枚舉?;赝麣v史推進路,練湖最盛時榮光無限,練湖消失后農田綿延。如今,在練湖“退出大湖之列、轉身國營農場”的幾十年后,恢復練湖”不再只是“丹陽百姓之愿”,而是被市委市政府提上重要行事日程,練湖生態濕地”項目正有序推進……

                                          現在時:安靜“微涼”里欲說曾經事

                                          氣派漂亮的大門,平坦整潔的大道,養眼怡心的綠化,完備齊全的設施……舒適宜居的練湖新城在2013年完美亮相,極大滿足了眾多新、老練湖人的期許。由新城南門而入、細覽慢走,總能遇上一波波聚在一塊兒暢談的“新城人”,若有空駐足細聽一二,總少不了與練湖相關的口音、與練湖相關的故事;帶著意猶未盡由北大門而出,依著不復往日忙碌的水泥路繼續往北漫步,便能一步步走近曾經熱鬧的練湖村莊……從練湖片區舊城改建房屋征收項目正式啟動,到練湖人搬出老宅、入住新居,其速度不可謂不迅速。如今的練湖,敦厚勤勞的練湖人搬離了,樸實無華的舊宅拆除了,那么走進去還能尋到些什么印跡?覓得一條雖已失修但依舊平整的道路,徑直而行。漸漸地,路越來越窄,入眼的綠意卻越來越多。在道旁樹木還沒來得及相連的時候,一轉頭便瞧見了滿塘的荷?;虺删?、或平鋪的荷葉碧綠綠地在將落的斜陽下安靜挺立,若是按捺下心頭的驚喜細細而觀,不難瞧見漫漫的碧葉中正藏著不少花骨朵兒。心內不禁暗思:唔,應該無需多日,這片河塘必會是另一番靚麗妍色。

                                          在同行的“老練湖”的指引下,掩映在樹叢遠處的電灌站可以模模糊糊地辨出大概樣子,只是,缺了玻璃的窗戶以及圍繞著的一灘死水,如何也映照不出它曾經如何熱火朝天地忙碌著。

                                          再往深處走,一片干了的魚塘還來不及讓觀者漠漠嘆惋,另一片水清魚歡的魚塘已經躍入眼簾;還有更大的荷葉塘、茭白塘,恍若讓來者一瞬間穿越回那年那時,隱約可見練湖人忙碌在田間塘里的身影。

                                          一路而行到最深處,入眼的老屋殘磚、孤獨水塔難免透漏蕭索,而僅剩的宗祠、古宅,則默默地展現著與村、與人、與練湖相關的醇香歲月。

                                          曾經時:“老練湖”回不去的苦甜日子

                                          若要遙想曾經遍地荷花遍地香的練湖,即使是非浪漫主義的現實之士,也能僅憑舊照賦新詞;然而,若要還原意如字面的練湖原貌以及這無垠水田如何孕育滋潤萬千兒女,生、長于此的練湖人自然最知最懂。

                                          生在后東崗村、嫁在前東崗村的孫小青是個地地道道的老練湖人。如今86歲的她已經搬離了練湖四年有余,而回憶起生活了幾乎一輩子的地方,她最清晰的記憶是練湖的水。原始的練湖只有7隊至13隊,這些村里的人都住在練湖邊,種田為生。莊稼人都知道,種田離不開水,而我們有練湖,可不是最大的有利條件!”孫小青兄弟姐妹共六個,因為祖上都是勤勞肯干的莊稼漢,到了他們這一輩,積下田已經不少。“我們家那時候算是大戶,農忙的時候還要雇上幾個工人。不過,因為條件允許,家里還買了頭牛,耕田、打水都省了不少人工。”孫小青說,自家的牛還是在南門外大街的牛市買的,而那時候從練湖深處出行,多靠水路。“除了種田的,我們村里也有專門做渡船的,還有些條件好的人家也會買小船。村里人得空去西門大街或是南門外大街,都要靠坐船出來。”曾經,十七八歲的孫小青為了補貼家用,凌晨三點便和同村的伙伴動身出發,每人背上至少七八十斤的稻草,由于太早船還沒出來,一行人只能沿著勉強夠走的湖埂一路摸索,腳步飛快,就可以在天亮時到南門外大街,賣了稻草、收了些零錢,回程路上走進西門大街,剪些做鞋的棉布,或是去到供銷社買點鹽或醬油,而后便樂呵呵地回家了。

                                          練湖的大面積水域究竟是何時沒的,孫小青的記憶已不清晰,只記得隨著“練湖人”隊伍的越來越龐大,田一日多過一日,湖一日小過一日。

                                          與孫小青同年的杭冬英是由延陵鎮行宮村遷來的“新練湖人”。我們一家從行宮到練湖,已經整整60年了。”丈夫先到練湖,兩年后她帶著兩個兒子追隨而至,從此扎根。“我的三兒子和三個女兒都是在練湖生的,除了大兒子后來夭折了,其他五個子女都在練湖長大。”杭冬英剛到練湖時,大面積的湖面依舊可見,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的美景也是夏日常見景。那時候的練湖是真心好看,粉的、紅的荷花看不到邊,還有蓮子、藕,不過種田的人很少去采,因為忙著干農活。”隨著湖面越縮越小,填湖而得的田便越來越多。一開始在2隊,我們一家人只能住草棚,后來又到了3隊、5隊,漸漸住上了瓦房,甚至還能自己蓋了房子。但是因為吃的集體飯,每天都要完成固定的工分。”杭冬英說,為了干好農活,她曾經一出月子就下地,結果如今落下了一身的毛病。

                                          可即便如此,對她而言,曾經的那段苦日子卻也幸福得尤為值得懷念。“從前的練湖有水,后來變成田,還有果林、魚塘、加工廠、養豬、養鵝的等等。聽說現在練湖又要恢復成湖了,我覺得特別好,想想以前漂亮的荷花,干凈的空氣,要真能跟從前一般模樣,肯定能吸引好多人來旅游。”

                                          過去時:紙墨間飄香的大美練湖

                                          練湖景美,略翻存留的舊照、詩詞、文獻亦可見一斑。

                                          雖然這座千年名湖如今在丹陽大地上消失了,但它曾經是江南大地一座迷人的湖,一座天地山水、人與動植物相融共存,洋溢和諧之美的湖。練湖成湖之初,周長40公里,最盛時周長曾達80里,面積約10萬多畝。練湖有許多別稱,它最初名開家湖;南朝宋文帝贊其為勝景湖;在古代文獻資料中用得最為頻繁的名稱則是曲阿后湖。唐朝,曲阿改名丹陽后,才開始出現練湖這個名稱,有時也稱練塘。古代的練湖除在灌溉和濟運兩個方面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外,從南朝開始就已形成江南一大自然景區。練湖中有大量長江流域的珍貴水生動植物,還有許多珍貴的飛禽昆蟲棲息在這里。

                                          練湖碧波千頃,煙波浩渺,湖心有墩,建有亭、臺、軒、榭。南朝齊、梁時,君臣每宴集于此。風景秀美,勝景處處,被譽為“一邑名勝之地”,自古以來就是:文人墨客會聚之地,許多詩人都在此留下了不朽的詩句,在許多旅行者的記述中也頗有名氣。

                                          練湖的美景吸引歷代許多帝王將相和文人墨客,南朝宋文帝,大文豪劉義隆,唐代詩人李白、劉長卿、許渾、張祜,宋代王存、陸游、陳東等均留下許多詩篇。許渾,張祜,蘇庠等人干脆就在練湖邊蓋了房子,過起了隱居生活。

                                          未來時:宜居宜游水城共生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初,在圍湖造田的熱潮中,練湖湖面基本消失,只留部分水面,繼以發展水產。

                                          而在距離湖泊消失將近多半個世紀后的今天,練湖又迎來了重回生態濕地的進程。

                                          “城以水興,市以水旺。”市歷史文化研究會會長楊訓直言,古代丹陽城市的興旺發達離不開大運河,也離不開練湖,她們是丹陽文脈的載體。練湖更是丹陽的母親湖。”如何讓“母親湖”重回嬌顏?如何讓練湖再承重擔?記者了解到,作為滬寧城鎮發展帶和運河歷史文化發展帶的交匯點,練湖承載了未來城市功能與文化發展的需求,另外,作為歷史上濟運和興城的古湖,練湖寄托了丹陽城市提升的訴求,其凝聚生態、景觀、休閑、文化、安全等多重內涵,是大運河價值提升的重要節點,具有重要的歷史與現實發展的意義。“練湖作為江南運河段唯一的‘水柜’,練湖是兼容城市發展功能需求及運河文化價值的載體。隨著大運河的申遺,沿線城市重新進入大運河文化時代,因而練湖的‘修’、復’將大有講究。”據悉,水是練湖水城的核心資源,特色化生存與特色化發展”是丹陽未來發展路徑,重構具有多元復合功能的水網絡,建立水城共生的城市生長邏輯,將是丹陽由“傳統水鄉”走向“現代水城”的關鍵。

                                          (憶嚴尹媛文/圖)

                                          責任編輯:吳淋淋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