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中取靜 靜享“指尖快樂”

                                          核心提示: 在上世紀70、80年代人的記憶里,元宵節除了吃湯圓,孩子成群結隊在弄堂、小區里拉兔子燈也是熟悉的一景。鋼絲或竹絲彎出的兔子架、紙屑貼出的兔子毛、木輪滾出的兔子腳,由于純手工制作,每只兔子燈色彩各異,“長相”也有微妙的不同……

                                          在上世紀70、80年代人的記憶里,元宵節除了吃湯圓,孩子成群結隊在弄堂、小區里拉兔子燈也是熟悉的一景。鋼絲或竹絲彎出的兔子架、紙屑貼出的兔子毛、木輪滾出的兔子腳,由于純手工制作,每只兔子燈色彩各異,“長相”也有微妙的不同……

                                          數十年前,我市制作手工兔子燈的手藝人并非少數,而堅持至今的卻屈指可數,家住千家樂華陽苑的李海平就是其中一位。元宵節前夕,記者來到李師傅家中,感受他特有的“指尖樂趣”。

                                          元宵情結:手藝人憶那份“鬧”

                                          “對我來說,做兔子燈是開心的事,它是傳統節日的一部分,并非賺錢的手段。”說起年輕時給街坊鄰里做燈,李師傅笑稱自己當時真的很受歡迎。生長在城區的他表示,當自己還是個孩童的時候,每到元宵,丹陽城的街頭巷尾都會鑼鼓喧天,“以前元宵的節日氣氛真的很濃”。李師傅說,從前的元宵節里,街坊鄰里中生活條件好一些的人家都會請私人鑼鼓的,“大街上咚咚鏘、咚咚鏘的聲音此起彼伏地傳來,我們就在大人的隊伍里,提著燈四處轉”。

                                          事實上,元宵節中,除了有“正月十三上燈,正月十八落燈”的傳統節日習俗,李師傅稱,還有一個為現代人逐漸淡忘的“開心事”——即“討吉利、討財神”;古時候,民間除了大年初五,也會在正月十五“求財神”,“以前,但凡是經營著小鋪小店的人家,大多會派發紅包,孩子們只要走到店門口去,老板就一定會等在那里分發紅包。”

                                          “你知道嗎?從正月十三一直到正月十八,其中最熱鬧的一天就是恰逢正中的正月十五元宵節了,那一天,花燈是一定是要鬧的,但可惜的是,現在幾乎看不到了。”李師傅表示,除了自己做花燈,每年他也喜歡和老伴去市民廣場賞燈,但每每總會有些遺憾,“因為那里的燈都是相對靜止的,沒有人扶燈,沒有人鬧,沒有人拉兔子燈,人們只是看。”對此,李師傅有些遺憾地表示,“也許傳統習俗中那些古老的規矩現在都不時興了”。

                                          “做燈秘訣”:細心、到位、壓穩重心

                                          8日上午,記者走進李海平位于家中的“工作室”,那是利用客廳一角的靠窗位置開辟的“手工空間”,桌子上,以剪、膠、鉆、鉗“傳統工具四大天王”為首的一批老式“家伙什”一應俱全,如果要說最“摩登”的東西,恐怕只有一小瓶工業用膠了。正一手捧著一只金黃色小雞燈,另一只手給它涂膠的李師傅告訴記者,每年除了做固定的幾種花燈和兔燈,他也會做上一些生肖燈。而漂亮有真實感的花燈或動物燈只能手工制作,因此每只都是世上唯一的,而這幾只也是他今年最后加做的幾盞燈。

                                          李師傅告訴記者,扎兔燈算是祖傳的手藝,自己的爺爺和父親都曾以此謀生,自己也是從小就跟在父親身邊學習。“我們小時候可以玩的東西很少,大多玩具都是父輩們手工做的。”李海平說,自己正式學做兔燈是從十多歲開始的,雙手被竹絲戳破也是常事兒。“這東西三分靠教,七分靠自己學,從斷料、畫尺寸到配色、裝車輪等等,每個環節都得把握好,這樣才能做什么像什么。”提起做燈,李師傅稱,其實大家都可以動手來做,但和做所有事一樣,如果想要做好,就得用心鉆研。“一盞兔子燈連燈身裁片加兔毛條糊完,大約需要用去長80厘米、寬50厘米的拷貝紙2張,這種紙可以很容易買到”;“就膠水而言,透明的工程用液態膠比固態膠或白漿糊好,使用一支細毛筆涂抹粘貼的話,不會在紙張上留下難看突兀的色痕”;“糊毛的時候講究細心、隨機,力氣更是要拿捏到位,太重可能戳破紙,太輕毛又容易貼不順”……都是李師傅的經驗之談。

                                          事實上,對普通人而言,“兔子燈”結構中最難搞定的恐怕就數骨架和滾輪了。李師傅坦言,其實輪子的作用不單是滾動,更在于“壓穩重心”,“如果輪子質地太輕,燈身在被拖曳時會翹腦袋,重心不穩,兔子燈就可能打翻,有時候被自己身子里的蠟燭點燃燒壞。”李師傅說,一只好的兔子燈,一定要做到“不翻身、不低頭”。“事實上,很多傳統手工藝都是有講究的,它們科學傳承了祖先的智慧,值得今天聰明的年輕人好好鉆研。”

                                          暖心“陪伴”:一年要做上千個

                                          1979年,李師傅花2小時扎的一個簡易花燈第一次在南京出售。他說,雖然只賣了幾毛錢,但心里卻是抑制不住的高興。自那以后,在酒廠工作了一天后回到家中,李師傅總還得扎上一兩個燈才能安然入睡。2006年,因為酒廠改制,李師傅便回到家中,專心扎燈。

                                          “就是喜歡,所以每天都得做一兩個,心里才舒坦。”李師傅說,自己這幾年平均每年都得扎上近千個花燈和兔燈,扎好了就放在家里的倉儲間,平時不出售,留著到元宵節前三天再到市民廣場上擺攤售賣。“現在算是一年到頭都在做兔子燈,否則根本不夠賣。”李師傅表示,雖然一盞中小型兔子燈的成本比較低,鐵絲、鐵架、紙、木輪、蠟燭等材料,十幾元就能搞定,但貴的是人工。一盞兔子燈如果利潤30元,耗費4小時制作,每小時的工錢也只有七八元。“這對于許多商家來說是比較微薄的利潤,很多人也因此不再制作銷售,并不是不喜歡手工兔子燈,而是很多人沒功夫做,我就替他們保留這份樂趣,這可是用機器做燈不能體會到的快樂。”

                                          而讓李師傅感到欣慰的是,賣了十來年手工兔子燈,市民們的熱情依然不減,還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加入了購買手工兔子燈的行列,“大家還是喜歡這些手工的、傳統的東西。”而他也有了自己的心愿,“這是最傳統的東西,我想把它堅持下去,直到實在做不動的那一天。”

                                          (荊紅 麗娜 文/攝)

                                          責任編輯:周娜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