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戲演戲到寫戲 戲里戲外說人生

                                          核心提示: 穿過呂城鎮昔日繁華的老街,走進一個巷子,巷子一直走到底就是酈俊生的家。今年77歲的酈老雖自以為與同齡人沒有什么不同,但在鎮上人看來,這位將近耄耋之年的老人卻真真切切地是個戲癡,尤喜戲劇創作。

                                          穿過呂城鎮昔日繁華的老街,走進一個巷子,巷子一直走到底就是酈俊生的家。今年77歲的酈老雖自以為與同齡人沒有什么不同,但在鎮上人看來,這位將近耄耋之年的老人卻真真切切地是個戲癡,尤喜戲劇創作。

                                          近日,記者來到酈俊生家。雖然因前兩年中了風,酈老說話走路都比從前慢了一些,可一說起戲劇,老人滿臉興奮,聲音有力,一下就來了精神。

                                          老人告訴記者,他從小生長在古鎮呂城,20歲不到便進入當時的呂城大隊藝術團參加表演,1965年,由于表演隊缺少劇本,他便開始自己嘗試著寫戲。“我們那個年代最大的樂趣就是看戲了,就是因為喜歡戲劇,長大以后我才去演戲,后來又去寫戲,其實沒受過多少專門訓練,不過是憑著一腔喜愛。”酈老回憶說,20世紀50年代初,一個外地劇團來鎮上表演,劇情跌宕起伏、戲詞押韻精準,他立馬就被吸引住了,從而踏上了戲本創作之路。

                                          1965年,酈老寫的第一本戲本《一粒糧食》正式完結并被搬上戲臺演出,不僅收獲了呂城當地民眾的一片叫好,后來還被選送至當時的縣晚會進行匯演。“第一本戲本的創作靈感其實就是來源于現實生活,是在收獲的秋季,我看到一個爺爺帶著孫子去收割稻谷,孫子因為不懂事不細心,沒能將稻谷里的稻子收干凈,一旁的爺爺就借此教育他,說集體糧食來之不易,要好好珍惜。我看了很是感觸,就立馬以這個故事為原型,寫下了這部戲,借此讓大家珍惜集體糧食”。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酈老寫戲的信心更足了。在《一粒糧食》之后,他又接連寫了《這不是一件小事》、《三相親》、《二月平》、《壽禮》等幾十部戲本,由于作品大多取材自生活,所以深受呂城民眾喜愛。其中,創作于80年代的《三相親》是酈老創作的首部輕喜劇,耗時一周,戲長90分鐘,以幽默詼諧的戲詞生動展現出了80年代的相親過程。

                                          在表演隊又演又寫了近十年,已而立之年的酈老被安排到當時的呂城小學做語文老師,之后又兼教音樂與舞蹈,但寫戲卻一直也沒落下。“就是喜歡,所以白天在學校教書,沒得空寫,我就晚上回到家接著寫戲,有時興致來了,頭腦里想法很多,一不留神寫到半夜也是常有的事兒,算不得什么。”說起那些為戲著迷的往事,酈老笑著揮了揮手,回味無窮地說道。

                                          春來冬去,在教書寫戲兩不耽誤的三十年后,酈老退休了。憑借著對寫戲始終如一的濃厚興趣,退休后的他來到呂城文體中心,負責排舞寫戲??少F的是,不論是年少時在表演隊演戲寫戲,還是退休后排舞寫戲,酈老一直是義務服務,從不計較回報。

                                          雖然對戲劇的初心從不曾改變,可說起對戲劇未來的發展,酈老卻滿是擔憂:“隨著時代的發展,越來越多新鮮玩意兒涌現,無論多好的戲本,傳統的戲劇表演還是難以吸引當今的市民啊??赡芫秃腿艘粯?,即便再好,也會有老了、舊了的一天,只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用我的筆多寫些民俗民風、古鎮文化的故事,為仍然喜愛戲劇的人添些樂趣。”

                                          (束麗娜 文/攝)

                                           

                                          責任編輯:吳淋淋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