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出刀尖上的藝術

                                          ——探訪訪仙古鎮的刻紙工藝

                                          核心提示: 與剪紙一樣,刻紙也是一門古老的漢族民間藝術,早在隋唐時期,雙喜、門花、堂花、燈花、花鳥蟲魚、人物戲文等刻紙作品便散見于民間,世代沿襲。不一樣的是,刻紙主要以刻刀為工具,工藝更加精細,不僅可以刻出掌上小品,也可刻出鴻篇巨制。

                                          邱鈞華

                                          邱鈞華刻紙作品

                                          與剪紙一樣,刻紙也是一門古老的漢族民間藝術,早在隋唐時期,雙喜、門花、堂花、燈花、花鳥蟲魚、人物戲文等刻紙作品便散見于民間,世代沿襲。不一樣的是,刻紙主要以刻刀為工具,工藝更加精細,不僅可以刻出掌上小品,也可刻出鴻篇巨制。

                                          訪仙鎮是我市四大古鎮之一,有著豐厚的歷史文化底蘊。作為一種古老的傳統民間藝術,訪仙刻紙也將訪仙人文歷史和刻紙藝術揉融在一起,以其豪放雄渾的氣魄、精美巧妙的工藝、寓意深刻的內涵,將訪仙文化提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在一個陽光溫柔的日子里,記者驅車來到了訪仙鎮訪仙村,有幸拜訪了隱藏在這個村子里的刻紙大師——邱鈞華,來聽聽這位耄耋老人為我們講述訪仙刻紙的前世今生。

                                          “偷師”母親

                                          耳濡目染步入刻紙世界

                                          說到自己如何學會刻紙,邱老告訴記者,一非祖傳、二非師承,仿佛是與生俱來的天賦,僅是年幼時期“偷師”母親剪盤花,便無師自通般先學會了剪紙。“我的母親雖然不識字,沒讀過書,但那個年代的人做手工卻是個頂個的好手。我年幼時經??匆娔赣H做繡花鞋,畫鞋樣,剪鞋樣,那便是我學刻紙最初的啟蒙。”邱老說,刻紙與剪紙一樣,都需要先在紙上畫樣,然后使用工具,“那時候經??茨赣H剪盤花,剪刀在紅紙上游走,不一會兒,便看見一幅艷麗的‘囍’字,這也激起了我對剪紙的好奇和學習的欲望。”回憶起兒時的剪紙印象,球鈞華嘴角揚起了孩童般的俏皮。

                                          在母親的啟發下,再加之自身的好奇,剛上學的邱鈞華就拿起了剪刀,依樣畫葫蘆,學著母親剪盤花的模樣,開始了剪紙生涯。但時間一長,邱老便發現,僅僅利用剪刀難以將自己腦海中的設計完全表現出來,“因為剪紙大多是利用對稱性,且對于細節的表現力不夠。”為此,邱老便開始換用刻刀。攤開邱老的工具包,記者看到,大大小小的刻刀共有6把,且都是邱老自己親手磨的刀片。“之前也會去市場上買,但用起來總感覺刀鋒的細度、利度都不是很順手,后來我就干脆買刀回來自己磨。”

                                          說起自己創作的作品特色,邱老表示,他的刻紙中最多的便是中國傳統元素。“就拿我之前參與創作的“核心主義價值觀”系列作品來說,其中一幅為“富強”二字而做的設計就是通過兩個胖乎乎的小娃娃,一個手中拿著玉如意來表現富裕,另一個雙手抱著條大魚來表示年年有余,這些都是我們的傳統寓意。”邱老邊說邊指著刻紙作品,“你看,這邊有牡丹、后邊還有竹子、荷花,都是中國傳統的吉祥元素”。

                                          除此以外,邱老還告訴記者,很多人認為的刻紙與剪紙,僅僅是一張紅紙,依樣刻樣或剪樣,但是并非如此,無論是刻紙還是剪紙,都是一門創作的藝術,“如何構圖?如何成圖?要想作品獨特,就一定要有自己的創作風格。”說起自己創作靈感的來源,邱老說,一是要“接地氣”,二是要“走出去”,“所有的創作都離不開生活,因為只有貼近生活、貼近群眾的創作才更加真實,也容易引起大家的共鳴。同時,為了避免閉門造車,做到博采眾長,適時地走出去學習別人的精彩之處。”

                                          從藝60余年

                                          日復一日成為刻紙能手

                                          從十多歲拿起紅紙和刻刀的那一刻起,到如今已經有60多年了,邱老再也沒有徹底地放下刻刀,用他自己的話說,“這是我堅持了大半輩子的事”。

                                          走進邱老的家,屋內的一墻一桌都吸引了記者的注意,走近一看,墻上掛著的是邱老執筆的書畫作品,而桌上則堆放著各種各樣的刻紙作品。“刻紙一般是從左到右、從上到下的順序,在細節的處理上,要從里到外,先處理較難的小細節。”最底下放著幾張紅紙,紅紙上面是描好樣底的白紙,邱老邊說邊用刻刀刻出作品中鯉魚的眼睛,然后是旁邊的點綴,只見邱老手起刀落,動作十分連貫,不一會兒,一條“跳躍”的鯉魚便躍然其上了。

                                          在刻紙技藝上,還有陰刻和陽刻之說,“看這幅作品里的梅花,我們要留下梅花,處理手法是將梅花剪掉,使其鏤空,這叫陽刻,反之這個爆竹,我們要留下爆竹,便剪出爆竹畫樣,這叫陰刻”。陽光透過窗戶灑在書桌上,邱老邊刻邊與記者說著刻紙技巧,室內一派祥和靜謐。

                                          刻紙技藝有個最為關鍵的環節,就是畫圖。畢竟不是科班出身,一開始畫刻紙稿時,邱老總覺得有些力不從心。“還好,我是做小學老師的,那時候什么都教,包括美術。為了提高自己的畫畫水平,我就白天黑夜地畫,工作時在學校教學生的同時也是在提升自己,下班回到家一有時間又先畫后刻,就這樣日復一日地,不僅畫畫水平提高了,刻紙技藝也越來越嫻熟。”提及自己的練習過程,邱老驕傲地說道。

                                          一邊學習,一邊創作,60多年里,邱老先后獲得了首屆“嘉華杯”中國書畫藝術作品大賽金獎、國家一級美術師、國家一級書法師、中國國畫院文化大使等諸多榮譽。

                                          刻出傳承

                                          年逾八旬仍愛施教

                                          一直以來,老手藝的傳承問題都是老手藝者最為揪心的事。就以剪紙來說,受到現代機器剪紙的沖擊,手工剪紙已經漸漸淡出市場。記得上個世紀80年代,每家結婚依然需要剪紙藝人剪些盤花放在上面,以示喜慶。如今卻都是在市場上購買機器剪紙,很少有人找民間藝人剪盤花。

                                          但在邱老這,這個問題卻好似樂觀許多。“我們訪仙鎮是個古鎮,古文化眾多,黨委政府也很重視古文化的保護與傳承。”說起訪仙刻紙工藝的傳承,邱老告訴記者,早在2009年,訪仙鎮便積極響應上級號召,提出加強“一品一鎮”特色文化建設,本地文化部門從眾多的舞龍、蕩湖船、腰鼓等民間文化藝術形式中,篩選出了最具代表性和歷史傳承性的刻紙藝術作為訪仙地域文化特征的品牌項目,成立了刻紙協會,邱老被邀請擔任會長。“一開始我們協會也就十來個會員,而且多數人之前并沒有接觸過刻紙,我就定期去給他們輔導,文體部門也會通過辦展覽、培訓、講座等方式,從理論和實際操作技藝要求幫助會員們循序漸進地提高”。

                                          經過多年的踐行,協會內的骨干會員已從原來的十來人發展到如今的四十余人,訪仙鎮也因刻紙工藝榮獲鎮江市第五批“特色文化之鄉”。

                                          (訪宣 李歡 麗娜 文/攝)

                                          責任編輯:周娜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