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與熱血奉獻給祖國的建設事業

                                          他們,是丹中的驕傲!

                                          核心提示: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庇锰拼娙速R知章的《回鄉偶書》中這兩句詩來形容省丹中1957屆校友們再貼切不過了。14日上午,1957屆高三甲班的校友們重返母校,慶祝畢業60周年。

                                          ■云瑩 陳靜 蔣玉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用唐代詩人賀知章的《回鄉偶書》中這兩句詩來形容省丹中1957屆校友們再貼切不過了。14日上午,1957屆高三甲班的校友們重返母校,慶祝畢業60周年。

                                          高中畢業后,他們走向了大江南北,有留在丹陽為家鄉做貢獻的,有考取大學把青春熱血揮灑在祖國建設事業上的,有在外奮斗打拼退休后榮歸故里的,還有晚年定居他鄉的。這一天,他們從四面八方趕來,回到母校的懷抱,追憶往日青春時光。如今的他們已不復當年年輕的模樣。伴隨著年齡一起增長的,有對母校的思念,有對師恩的感念,還有點滴積累的事業成就。這一天,他們仿佛重新回到了年少時光,開懷暢聊,聊學生時代、聊工作經歷、聊生活近況……

                                          畢業60周年聚會合影(蕭也平攝)

                                          畢業60周年聚會合影(蕭也平攝)

                                          畢業60周年聚會合影(蕭也平 攝)

                                          1957屆高三甲班畢業合影(蕭也平 翻拍)

                                          “地質專家”冷福榮:潛心地質研究五十年

                                          o_1bg32eqgg19uoeom1n0e1e5i12rkd

                                          冷福榮(蔣玉 陳靜 攝)

                                          老地質專家冷福榮,言語里總離不開“地質”兩個字。對他而言,地質學仿佛已經滲透進血液,和血脈相連相通了。也正是由于這種熱愛,才能促使他在面臨地質研究資金欠缺、市場化改革的困境時保持樂觀的心態,他說,地質研究再難,只要有一絲機會,他都會繼續做下去。

                                          昨天上午,侃侃而談的冷老還未等記者開口,就樂呵呵地道:“你們要問的問題容我好好想想,以前的一些細節我都記不清了。”略帶玩笑式的語氣,一下子就舒緩了現場嚴肅的氣氛。

                                          其實,冷老對地質如此癡迷,皆是興趣所致。“我人生中能從事和地質有關的工作,和高中時的地理老師有很大的關系。”冷老表示,當時在省丹中,地理老師組織了一個地理小組,他就是其中一員,在高中期間,小組成員一起參加了兩次地理旅行,冷老也因此和地質結下了不解之緣。高中畢業那年,冷福榮考上了北京地質學院,也就是現在的中國地質大學。“當時大學專業是地球物理和化學探測,我是這個專業的第一屆畢業生,全班32個人,我是惟一一個江蘇的。”

                                          大學畢業后,冷福榮被分配到了內蒙古工作,雖然離老家句容相隔甚遠,但事業就是使命,他一干就是五十年,直至2012年退休,才回了句容。在此期間,冷福榮專注于地質探測,曾勘探出不少中小型鐵礦、金礦、地下水以及石油等等,為內蒙以及國家地質探測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雖然遠在內蒙古,和老同學斷了聯系,但冷老的心中始終裝著這幫同學。“1997年,我們組織過一場40周年的聚會,當時有30多個同學赴會。”時光荏苒,二十年后,高三甲班又一次組織了60周年聚會,盡管近來身體欠佳,但為了參加這次的聚會,冷老還是一大早從句容趕了過來。

                                          歲月匆匆,同學們的頭發也越發花白,看到六十年前的同學,冷老激動不已。“這次只來了20個同學,有些已經不在了,有些失去了聯系。”冷老感嘆,這或許也是他們57屆同學的最后一次聚會,大家都倍感珍惜。他說,雖然學校早已不是當年的模樣,但身處曾經一起上學的地方,還是倍感親切激動。

                                          記者還得知,為了促成這次聚會,冷老不顧身體安危,親自去另一個同學家中進行勸說,說服他一起參加這難得的聚會。原來,這位同學由于老伴身體抱恙,打算不回校聚會,最終,被冷老的堅持打動,這位老同學攜夫人一同赴會了。

                                          “高校行政專家”孫漢章:我的根在省丹中

                                          o_1bg32eqgh1o2mpa111d51r9e1q7lf

                                          孫漢章(蕭也平 攝)

                                          1935年出生的孫漢章今年83歲,是1957屆高三甲班同學中的老大哥。從1951年考入省丹中初中開始,到1957年高中畢業,孫漢章在丹中度過了6年時光。六年間,他學習了知識、結交了朋友、考取了大學,還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我是1956年入黨的,入黨介紹人是我的政治老師劉德聲。”孫漢章說,他是幸運的,在學生時代就加入黨組織,找到了人生的信仰。“在丹中的學習經歷對我影響至深,我的根扎在這兒!”

                                          從丹中畢業后,孫漢章考取了前身為江蘇師范學院的蘇州大學歷史系,并于1961年畢業。畢業之后,孫漢章留校,先后在外語系、校黨委組織部從事行政工作。文革時期,他在校辦農場勞動4年。“四人幫”粉碎后,孫漢章重新回到學校,先后擔任歷史系人事秘書、校紀委秘書、外語系黨總支副書記、校紀委副書記、離退休工作處處長等職務,直至1996年退休。

                                          孫漢章說,自己一直在行政崗位上工作,所取得的工作業績和從事科技研發、機械制造工作的同學比起來可以說是微不足道。“我最大的成就就是勤勤懇懇工作,完成組織交辦的每一件任務。”前段時間熱播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讓孫漢章回想起了紀檢工作經歷。“我們雖然只是學校紀委的工作人員,但是工作中也怕得罪人啊。”孫漢章說,只要接到群眾反映,就要找到被反映人了解情況,“聽說學校紀委的人要來談話,不管有沒有問題,人家總是不樂意的。”盡管是個得罪人的活兒,但孫漢章以認真、負責的態度,啃下了一塊塊硬骨頭。在紀檢崗位工作十余年,孫漢章處理的案件中沒有接到過一樁申訴,這讓他感到很是欣慰。

                                          “其實我們在工作中取得的點滴成績,都與母校的悉心培養分不開,我們在母校打下了人生的基礎。”孫漢章感慨地說道。六十年過去了,丹中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闊別多年的同學們都變了樣,雖然記得名字,但人已對不上號,走在街上更是認不出來。重新回到母校,孫漢章覺得既陌生又熟悉。“回到這兒就像回到人生起步的地方。我記得當時的校領導是王延序、馮勵清,副校長陸立凡教我們化學,數學老師陳一川課上得特別好,黃祥聲、沈鎮高是我們的班主任老師,學校老師的教誨我深深記在心里,受用一生。”

                                          “核潛艇專家”束滋德:服務國防科研40年

                                          o_1bg32eqgg1ll7kkcgd38pe1guie

                                          束滋德(蔣玉 攝)

                                          20年前,未能參加40周年校友聚會,成了束滋德心里的遺憾。昨天,為了赴60周年之約,今年77歲高齡的束滋德一路風塵仆仆,一大早就從上海坐火車趕到了丹陽,終于在多年后回到了魂牽夢縈的母校——省丹中。

                                          考取西安交大工程力學專業的束滋德,大學畢業后便被分配到了中國船舶重工集團705研究所,將其所學服務于國防科研,并參加了多項大型海上試驗,特別是冒著生命危險經歷了核潛艇深潛試驗這樣具有特別重要意義的試驗。

                                          束老說,一個人事業上沒有追求和目標,他將是空虛的。少年時代的束滋德,曾寫過“我的理想是做一名科學家”、“我長大了要當解放軍”為題的作文,后來,他真的實現了理想,開創了一番事業。誠然,五年大學所學的僅僅只能作為一個事業上的基礎,工作中,勤學好進的束滋德以圖書館為家,近乎瘋狂地閱讀大量中外文獻來獲取知識。在那之后,他承擔了一項又一項研究課題,創建研究工作所必需的實驗條件,積極引進國內外先進儀器設備或是努力自行研制專用試驗設備,使研究所在實驗應力分析技術、實航振動測試技術方面達到先進水平,受到國內同行權威專家好評。

                                          在外潛心研究多年,束老的心中還裝著家鄉、裝著母校省丹中。束老表示,他對高中的印象十分深刻,可是回丹陽的次數屈指可數,每次也只是短暫的停留,他也曾悄悄在校門外看看母校,卻從未踏進校門,此次60周年相聚,可謂是圓了他的一個心愿。

                                          手拿著60年前的發黃的老照片,束老心滿意足地笑了:“要不是提及名字,還真想不到現在白發蒼蒼的老人,竟是照片上意氣風發的少男少女……”

                                          “雷達專家”鄒鳳岐:60年首回校一切大變樣了

                                          o_1bg32eqgh17njh7e93d11udsgrg

                                          鄒鳳岐(陳靜 攝)

                                          一走出電梯,鄒鳳岐就被眼前這一熱鬧的情景所感動,激動之情溢于言表。這是鄒老畢業六十年來第一次見到曾經的同學,也是六十年來第一次再回校園。

                                          “退休前,我一直在揚州工作,也和高中同學徹底失去了聯系,所以之前的聚會一次也沒能參加,這次來到這里,我一個同學都認不出來了,六十年過去了,大家都不再是曾經的模樣。”鄒老感嘆道。

                                          高中畢業后,鄒鳳岐考入山東工學院機械制造及工業設備專業,大學畢業后進入山東農學院當教師,一年后,他轉入山東萊蕪市財政局工作,之后又到濟南市重工業局從事技術研究。出于想下工廠,了解基層工作,鄒老還調至濟南儀表廠工作了十年,負責熱工儀表的生產管理和研究。

                                          直到1975年,鄒老才重回江蘇,調至揚州723研究所工作,研究導彈驅逐艦雷達,這一干又是20年,直至1998年退休。從事雷達研究期間,鄒老曾獲得8項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科學技術進步獎,并發表了相關論文7篇。

                                          退休后,鄒老回到老家開發區荊林居住,盡管和省丹中相隔不遠,但苦于失去了和老同學的聯系,他一次也沒有回學??催^,這成了他心中的遺憾。“以前讀高中的時候我比較內向,又是從鄉下考進城的,心理上也難免自卑,只顧埋頭讀書。”鄒老遺憾地告訴記者,由于工作性質的特殊,他很少對外聯系,省丹中對他而言,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一度找不到線頭。

                                          幸運的是,和鄒老初中同校、高中同班的冷連生輾轉聯系上了鄒老,向他拋出了同學聚會的“橄欖枝”,鄒老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不一樣,學校真的是不一樣了!”剛剛走進省丹中的校門,鄒老就情不自禁地喃喃自語,“以前學校只有幾棟樓房,現在校園多氣派!”看著既陌生又熟悉的學校,鄒老的內心不禁澎湃洶涌:“省丹中對我有培育之恩,我要仔仔細細地再看一遍校園。”

                                          責任編輯:周娜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