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陽縣志上呂城“處落橋”勘誤

                                          核心提示: 2017年6月,88歲高齡的董榮昌遇見我,突然問我一個問題:“你是研究呂城歷史的,你知道1959年前呂城廟橋真正的橋名叫什么?”我憑自己掌握的呂城史料,信口回答:“叫處落橋?!彼斐瞿粗?。于是他給我講出了下面的一段事情:

                                          文/圖 姜洪斌

                                          2017年6月,88歲高齡的董榮昌遇見我,突然問我一個問題:“你是研究呂城歷史的,你知道1959年前呂城廟橋真正的橋名叫什么?”我憑自己掌握的呂城史料,信口回答:“叫處落橋。”他伸出拇指。于是他給我講出了下面的一段事情:

                                          1959年,呂城第一次人工拓浚大運河,原運河上的泰定橋向西挪一百多米。借大運河拓浚的東風,呂城火車站也向西400多米,易地新建,由火車站向南直通泰定新橋,開辟呂蒙路街道??缭胶颖睆R河上的廟橋被廢,由大運河上拆除的閘墩石塊,在廟橋西100多米新建勞動橋。這樣,河北大隊第一、第二生產小隊的社員到廟河北種田就要繞更遠的路。河北大隊向呂城公社黨委申請,拆除廟橋上的橋石,在廟橋向東100多米新建生產橋,方便社員過廟河種田。

                                          拆廟橋新建生產橋任務的負責人,由第一生產隊隊長董榮昌擔任。在拆廟橋的過程中,在該橋東面常年由枸杞藤條覆蓋下的正中拆下一塊長方體砂石,長80厘米,寬約40厘米,厚30厘米,石面上刻有“處落橋”三個字,因是砂石和繁體字,要仔細辨認才能看出來。后來這塊橋名石被運至生產橋處,砌在了橋墩一側。這時,董榮昌等才知道百姓口中稱呼的廟橋的真名叫處落橋。

                                          問題就出在丹陽的幾本古志上。筆者翻閱了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編纂的《丹陽縣志》,“處落橋,在呂城鎮”。清光緒十一年(1885年)的《丹陽縣志》中,也寫有“處落橋,在呂城鎮”,但沒有標清河南河北的位置,因此到了民國十五年(1926年)《丹陽縣志》補遺卷之中 ,就出現了謬誤:“處落橋,按黃之晉《呂城雜詠》,‘射虎庱亭意氣驕,英雄事業付煙消。至今虎落村前路,流水斜陽有斷橋’注,鎮南有虎落村、橋近村,亦名虎落。無疑‘處’字誤。”古志中在這里將“處落橋”誤斷為虎落村的虎落橋。翌年,在接著編纂的《丹陽縣續志》中,即出現“東廟橋,即虎落橋,在呂城顏將軍廟北”的記載,位置上說對了,但橋名受前一年誤斷的影響,仍稱之為“虎落橋”,鬧出了河南呂城鎮2里外的虎落橋跑到了河北的廟橋處的笑話。

                                          處落橋稱之謂東廟橋,因為它在將軍廟邊的廟河上。此橋西面500米還有一座百姓稱呼為將廟河水轉流運河中的“轉水橋”,俗稱“西廟橋”,真名為祈年橋。

                                          事到如今,我們應該將《丹陽縣志》上對處落橋的誤斷,修正為:“處落橋,位于呂城鎮河北顏將軍廟百米的廟河上。”作為民國版縣志的勘誤。

                                          《丹陽縣續志》中記載有誤

                                           

                                          責任編輯:吳淋淋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