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場相親,或許讓孩子與父母漸行漸遠

                                          核心提示: 可憐天下父母心,幾乎所有的父母,都有意愿在子女的婚戀過程中施加確定性的影響,而當這一切集中壓縮在春節假期的短短幾天里,事情注定會變得極端而荒誕。

                                          據報載,1986年出生的小邵,今年32歲,在老家安徽的親朋眼中,屬于再不結婚就來不及的“老大難”型。“你相信么,春節七天假期,我被安排了五天的相親,咖啡都喝傷了。”小邵苦笑著說,從正月初一到正月初五,每天他都要赴一場相親的約會,正月初三那天更是一天兩場,總計下來,5天見了6個女孩。

                                          在鄉村城市化的當下,回家過年本是喜慶之事,但不少年輕人卻視之為畏途,重要的原因之一是還沒談上對象。這里面既有城鄉婚戀觀的差異,亦有經濟際遇等內在因素,不一而足。單說婚戀年齡一項,城鄉之間的差異就在10年+,城市很普遍的未婚年齡,回到老家足以引起各路親戚朋友的莫名驚詫,就如文中男主32歲的未婚年齡——在城里人看來就并不算晚。

                                          好不容易回趟家,父母一關已不易過,再加上三姑六婆左鄰右里的或旁敲側擊或執意追問,這年會過得心有陰霾。為了耳根清凈,不少人便出個下策——租個對象回家,以應一時之需,當然這里面會派生出不少問題,此處暫且不論。老實如小邵,便只能把春節過成相親節了。5天見6個女孩,這種趕場相親,是要把“小邵們”往“下策”方向趕呀!

                                          可憐天下父母心,幾乎所有的父母,都有意愿在子女的婚戀過程中施加確定性的影響,而當這一切集中壓縮在春節假期的短短幾天里,事情注定會變得極端而荒誕。從某種意義上說,過年期間父母通過安排相親怒刷存在感,恰恰說明在平常的日子里,他們已經別無機會去參與子女的人生進程。對他們而言,給孩子張羅相親也是一種自我的心理補償,用之來彌補那種被隔絕于兒女日常生活圈子的寂寥之感。只不過,諸如“小邵們”的離譜故事,卻向我們預示了另一種可能性:總是迫不及待安置子女人生的家長們,卻可能因為自己的沉不住氣,最終與兒女漸行漸遠。

                                          責任編輯:姜耶妮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