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婚約以損失近20萬收場

                                          核心提示: 一場婚約原告花費了近50萬元,在僅僅維持了45天后,以原告損失了近20萬元收場。

                                          本報訊(記者 小許 通訊員 民一)一場婚約原告花費了近50萬元,在僅僅維持了45天后,以原告損失了近20萬元收場。近日,法院對一起婚約財產案作出一審宣判,判決被告返還原告彩禮人民幣30萬元整。

                                          原告柳某1983年2月出生,以這個年紀如果在農村又沒有較好的外在形象、經濟條件、家庭背景作保障,恐怕就要一輩子打光棍了,幸好他有一門做蛋糕的好手藝,雖然年紀三十多,還能被小十多歲的姑娘相中,當然,跟舍得花錢應該也不無關系。

                                          經查明,柳某與王某經他人介紹相識,2018年3月6日,雙方按照農村習俗舉辦定親儀式。按照事先達成的彩禮協定,定親當天,柳某向王某支付禮金人民幣298000元、見面禮38800元、上門禮10000元、折飯禮20000元、給王某父母4000元、改口費20400元、給王某弟弟6800元、還有給親屬的紅包,共計30000元。2018年3月間,柳某還向王某支付36000元用于購買金銀首飾和贈送價值15000元的卡地亞手鐲。2018年3月27日,在雙方定親二十多日后,王某跟隨柳某一同外出經商并同居生活。對于經過農村儀式娶回來的小嬌妻,柳某還是看重的,自定親之后,每一個月都會拿出一定數量的現金供妻子消費使用。

                                          然而,遺憾的是,他們大概忽略了愛情是要經過相當長時間的相互了解,才可能真正擦出火花的,并不是花的錢越多,愛得就越深,關系就越牢靠。就在他們共同外出打工生活一個月后,柳某對妻子花錢較多提出質疑,雙方產生爭論,由此引發妻子的強烈不滿和激烈的情緒反應,認為丈夫小氣,并將此事上升到今后可能發生的家庭地位之爭、經濟大權之爭的高度來認識,也觸發了她對與自己僅僅同居一個多月的男人的重新審視。

                                          或許是柳某一天到晚忙于生意,還不夠細心,或者因為爭吵情緒不夠穩定、轉變不快,他竟然沒有發現妻子已有身孕,也對妻子的性格因處于磨合期尚不了解;或許是王某性格過于剛烈或者對婚姻家庭的嚴肅性、復雜性和困難估計與認識不足,她認為丈夫的質疑不可原諒,于是在很短的時間里做出了一個導致他們關系迅速惡化的決定,回了娘家,此后,任由雙方親友怎么從中調和,王某均不愿與丈夫重新在一起生活,期間,并在未經柳某同意的情況下,獨自到醫院進行了人工流產手術,導致雙方感情進一步惡化和雙方家人關系的進一步緊張,最終這場婚約很快終結。

                                          法院經審理認為,給付彩禮是男女雙方以締結婚姻為目的而給予和收受的,當男女雙方的婚姻目的不能實現時,給付彩禮的一方有權要求收受彩禮的一方返還彩禮。原告柳某與被告王某的婚約不受法律保護。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當事人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如果查明屬于以下情形,法院應當予以支持:(一)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本案中,原告向被告王某支付的各種禮金能夠認定的有:禮金、上門禮、折飯禮、改口費、四金以及卡地亞手鐲,合計451000元,系彩禮的范疇,但除此之外,原告向被告王某支付或花費的其他費用,給被告王某父母、弟弟、親屬的40800元,并非按習俗給付的彩禮,可不予以返還。原、被告雙方同居生活時間很短,被告應當返還大部分彩禮,考慮到被告王某懷過孕的事實,法院酌情認定被告王某向原告返還彩禮的數額為30萬元為宜。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