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全國知名房企造的竟是“無證樓”?

                                          核心提示: 6日上午,我市開發區由全國知名房企開發的某大城小區售樓處二樓人頭攢動,這些都是小區9棟和10棟的業主,開發商承諾他們交房日起540日之內辦理房產證,合同簽訂至今已經700多天,證卻依舊沒到手,業主的詢問被開發商一次次“忽悠”,覺得辦理房產證遙遙無期,于是業主聯合起來維權。

                                          開發商一再拖延,業主索證無門——

                                          這家全國知名房企造的竟是“無證樓”?

                                          圖為某大城小區。

                                          記者 李瀟 攝

                                          本報訊(記者 李瀟)6日上午,我市開發區由全國知名房企開發的某大城小區售樓處二樓人頭攢動,這些都是小區9棟和10棟的業主,開發商承諾他們交房日起540日之內辦理房產證,合同簽訂至今已經700多天,證卻依舊沒到手,業主的詢問被開發商一次次“忽悠”,覺得辦理房產證遙遙無期,于是業主聯合起來維權。

                                          小區業主王女士老家江西,前幾年在界牌鎮生活,因為愛人在開發區工作,為了方便一家人在一起,2017年4月,她到該小區9棟買了一套房,本以為按照約定之日辦理了房產證,即將上小學一年級的孩子就能轉到開發區上學,但她并未如愿。

                                          記者從王女士提供的購房合同書上看到,合同是2017年4月21日簽訂的,合同上規定:“出賣人應當在商品房交付使用后540日內,向產權登記機關為買受人辦妥房地產權屬證書。”王女士告訴記者,孩子在界牌上學,每天需要接送,買房時心想,辛苦一年多,有了房產證,就能讓孩子轉到開發區上學,“540天之內沒有什么動靜,這個期限過了我們去找開發商討說法,對方卻一再欺騙,簽合同到現在已經兩年多,離辦理房產證約定時間已經過了300天了。”王女士說,她的小兒子現在就快上學了,眼看著房產證辦理時間遙遙無期,很有可能還需要繼續送他到界牌鎮上學。“我帶著小的,每天早上5點半就起床,一切安排好后要送大的去界牌上學,下午要去接回來,我愛人在上班,沒時間帶孩子,最近我婆婆手又骨折了,每天帶著小的開車,都提心吊膽的,這種痛苦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結束。”維權當天,王女士抱著小兒子,講述著自己的情況痛哭起來。

                                          維權的業主中,有兩位在蘇州工作,是6日當天請假趕回來的,其中一位業主告訴記者,在疫情期間,他從蘇州回來,下高速路口時,卡口人員見其身份證是外地的,且他無法拿出房產證證明自己常住在丹陽,險些“無家可歸”。“都說小區的物業費很貴,當時我們是沖著世界500強的招牌買的房子,以為買得放心,誰曾想到竟是爛尾樓?,F在想想倒不如隨便找個地方買套房,還省心多了。我們4月30日去找開發商,他們回復之前規劃的第5棟不準備建了,小區建設和原本規劃的不一樣,我們豈不是永遠都拿不到房產證了?”這位業主說,4月30日開發商回復,將在5月6日給業主一個明確的答復,但6日當天開發商卻依舊拖時間,勸說業主“不要急,正在反映、正在溝通”。“這年頭,有不少房企在業主買房時說得好好的,但辦理房產證到后來卻一拖再拖,甚至無疾而終,把問題留給業主,給社會也帶來了極大負擔。這個全國知名房企開發的樓盤也出現這樣的問題,業主反而成了開發商踢皮球,綁架相關部門的工具。”一名業主說。

                                          房產證問題是業主們一直關心的大事,但讓他們煩心的遠不止這一件事。業主告訴記者:“物業人員催繳物業費很勤快,服務態度卻很差。”6日上午,開發商和業主雙方協商的現場,記者便親眼見證了。當天上午十點左右,記者正在旁聽協商,忽然進來一位保安人員,拉住記者的衣服要求記者出示有效證件,其中一位業主將保安的手拉開,而這位保安卻順勢倒在了地上翻白眼抖動身體,站在旁邊的一位業主也和他一樣假裝倒在了地上,見狀,這位保安立即起身悻悻地離開了。

                                          保安的這一行為引起了業主們的憤怒。“保安是保護業主安全的,不是訛業主的,如果小區都是這種素質的保安,我覺得小區不僅不安全,反而更危險。”一位業主憤懣地說,保安人員如此行為,團隊的素質也可見一斑,“這樣的保安如果哪天要趕我們出去,我們又拿不出房產證證明自己是小區業主,那我們是不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這位業主說,規定辦理房產證的期限過了后,一些業主家的孩子要上學,曾打電話問過開發商辦理房產證的時間,均被告知不要著急正在和有關方面溝通,“老是叫我們不要急不要急,開發商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同樣的套路玩多了,大家就覺得惡心了,我們現在只想開發商給一個明確答復,什么時間能拿到房產證,如果這個時間辦不好怎么辦?”

                                          6日下午,相關部門已經介入處理此事,至于此事進展如何,記者將持續關注。

                                          責任編輯:姜耶妮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