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光榮”的書信

                                          核心提示: 在丹陽總前委舊址紀念館二樓的一處展柜內,一封白底紅字的書信格外引人注目。

                                          圖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軍事政治大學寄給周錚父親周嘉善的書信。

                                          記者 馬駿 攝

                                          本報記者 馬駿 通訊員 孫國武

                                          “周嘉善先生:周錚同學在京滬杭解放之后,毅然投入本校,學習革命知識,數月以來,該同學努力學習,遵守校規,進步(很)大,已初步確定了革命的人生觀,立志為人民服務,成為國家的建設人才。這是該同學的光榮,也是先生全家的光榮……”

                                          在丹陽總前委舊址紀念館二樓的一處展柜內,一封白底紅字的書信格外引人注目。收信人是周錚的父親周嘉善,署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軍事政治大學,時間是1949年10月15日。雖年代久遠,書信上的字跡已經有些模糊,但毛澤東與朱德兩位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照片清晰可見。

                                          周錚出生于1930年,1949年前在丹陽社教附中(省丹中前身)讀書,1949年4月參加革命,從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軍事政治大學畢業后任西南軍政委員會司令部保衛隊偵查員,解放后歷任銅川礦務局副科長、副處長、煤炭部西安煤礦設計院計生辦主任。周錚的丈夫雷保生于1938年參加八路軍,1945年任劉伯承、鄧小平等首長的警衛參謀,先后參加了上黨戰役、挺進大別山以及淮海戰役、渡江戰役、上海戰役。這對革命夫妻從相識、相知到相愛,相伴一生。

                                          “周錚就是我們丹陽本地人,她與丈夫雷保生的一些歷史物件,是周錚的弟弟周松濤近兩年捐贈給我們紀念館的。”丹陽總前委舊址紀念館黨支部書記王玉娟告訴記者,在由葉鵬所著的《從太行山到西南局——雷保生革命生涯紀實》一書中,清楚地記述了這封書信上的內容,“書信的字里行間,充滿了對年輕革命者的期盼,‘光榮’一詞反復出現在書信之中,讀來讓人熱血沸騰。”

                                          記者從該書中查找到了有關這封書信的記載,相關內容現在讀來仍讓人振奮不已:“由于全國人民及人民組織起來的英勇的人民解放軍,在中國共產黨及毛主席英明領導下,經過了長期的艱苦戰斗,已使我們的人民革命在全國取得了基本的勝利。我們人民自己的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宣告成立了,我們偉大的領袖毛主席榮任中央人民政府的主席,我們的國家從此開始走上繁榮、昌盛、幸??禈返牡缆?。但是還有國民黨反動派的殘余力量,尚待肅清,待解放區的廣大同胞渴望我們去解放,繁重的國家建設工作要我們來承擔。這是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每一個人的責任。我們有知識的革命青年當然更要積極努力參加,因為這是全國人民對我們的希望……”

                                          周錚的弟弟周松濤回憶道,二姐周錚原名周韻聲,參加革命后改名周錚,意思是鐵骨錚錚跟定共產黨。周錚雖然在家中排行老二,但大姐長期不在家,她是家里事實上的老大,“據父親說,二姐周錚從小爭強好勝,很有男孩性格。二姐7歲時,日軍攻陷南京,全家人只能逃難,此時她就已經可以照顧奶奶和妹妹,每天都與父親一起拿著飯缽到難民點領取一點稀粥。她會先讓奶奶和妹妹吃,然后再去排隊,領不到了便自己餓著肚子。”

                                          周松濤介紹說,周錚在丹陽社教附中(省丹中前身)讀書時,老師是地下黨員。受老師的影響,她積極參加老師組織的各項進步活動,發傳單、貼標語、宣傳黨的主張。1948年年底的一天,一位張姓地下黨員被國民黨追殺,腿部受傷。老師安排周錚協助掩護轉移,她毫不猶豫地把傷員攙扶到自己家的柴草房躲藏起來,瞞過了家人,也躲過了國民黨的搜捕,第二天又成功將傷員轉移出城。后來不知何人告發,當局得知周錚參與了此事,將她抓捕關押在縣警察局。父親不得已請出丹陽社會名流呂鳳子先生作保(中國近現代著名畫家,曾任國立藝專校長),周錚這才被保釋出來。周松濤回憶說:“解放后,當初被二姐營救的張姓地下黨員已經在南京擔任了領導工作,不久他就輾轉找到我們家,登門致謝。父親告訴他,周錚已經參加革命,隨二野去了重慶。他聽后很高興,并要走了二姐的通信地址。直到20世紀80年代,他們還一直保持聯系和交往。”

                                          “2011年10月,二姐因病去世。這些年來,我每年都堅持去給二姐掃墓。”周松濤說,“在我心目中,二姐就是那個年代那些熱血青年的真實寫照,他們懷揣著對國家的熱愛、對美好未來的期待,義無反顧地投身到革命事業中去,他們為此感到無上的光榮。他們如同朝陽一般,那么陽光,那么美好……”

                                           

                                          責任編輯:吳淋淋
                                          相關閱讀: 書信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