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軍文化干將黃源與丹陽

                                          核心提示: 丹陽這方紅色熱土,革命戰爭年代不僅孕育和造就了一大批本地的英雄兒女,還吸引和鍛煉了眾多非本籍的俊杰英才,其中就有一位杰出的新四軍文化干將黃源。

                                          1939年陳毅(中)與黃源(右三)在蘇南與愛國鄉紳合影

                                          項強

                                          丹陽這方紅色熱土,革命戰爭年代不僅孕育和造就了一大批本地的英雄兒女,還吸引和鍛煉了眾多非本籍的俊杰英才,其中就有一位杰出的新四軍文化干將黃源。

                                          黃源(1906~2003),浙江海鹽人。上世紀三十年代左翼作家,魯迅晚年弟子。1937年抗戰爆發,黃源同時擔任《新華日報》《中央日報》特派記者,輾轉奔波于鄂、湘、桂等省進行抗日救亡宣傳報道。1938年攜筆從戎,赴皖南參加新四軍,跟隨葉挺、項英、陳毅南征北戰,成為抗日文化戰線的一名英才干將,先后任新四軍軍部文委委員兼駐會秘書、華中魯迅藝術學院教導主任、華中文化協會主任、華東革命大學文學院院長等職。解放后,黃源在文化界擔任多個重要職務。著有《在魯迅身邊》《黃源回憶錄》等作品。

                                          “黃源作為魯迅的學生,始終立身滄桑,以筆投槍。他與茅盾、巴金等文學巨匠一直挽手并肩,合力而行,那是一種跋涉的腳步。”——劉小清《黃源與新四軍文化》。自抗戰初到挺進上海的十年征程中,黃源一路跋涉,曾三次走進丹陽,每次都是在歷史的關鍵時刻。

                                          黃源首次到丹陽,是在新四軍茅山抗日根據地創建初期。

                                          1939年初,剛到皖南不久的黃源,隨同副軍長項英下江南前線視察所屬部隊。在茅山新四軍一支隊,項英將戴著眼鏡、一副斯文相的黃源介紹給陳毅司令員,兩位志趣相投、氣質相近的儒將和文士一見如故。項英不久即返回軍部,留下黃源跟隨陳毅深入蘇南戰場,采訪報道敵后抗日斗爭。

                                          他們跋山涉水,1月下旬進入茅山東麓的丹陽延陵地域。古鎮延陵是茅山抗日根據地軍事重鎮,也是陳毅率部進入丹陽縣境內最早建立的中共蘇南區黨工委駐地。這里我黨組織發展快,群眾基礎好,新四軍和陳司令的威名遠播。陳毅帶領黃源走村到鎮慰問勞苦民眾和抗日團體,拜訪鄉紳名士。陳毅向這些地方名流介紹了黃源,黃源遂向他們采訪了解當地的社情民意和抗日斗爭情況,大家相談甚歡。此時又恰遇一場抗日軍民聚義聯歡的活動,更讓他貼身融入,使得這位盡責敏銳的國共兩報“特派記者”收獲頗豐。

                                          1939年1月25日,茅東地區12個鄉村的農抗會及青抗團骨干,攜帶鄉親們捐獻的各種擁軍物資,匯聚延陵柳茹村,慰勞歷經艱苦奮戰取得反掃蕩斗爭初步勝利,正在此休整的新四軍一支隊二團部分指戰員和地方武裝。黃源隨同陳毅、吳仲超等新四軍將士一起,與各方民眾代表及地方干部和武裝民兵等數十位抗戰英杰聚集一堂,聯歡慶賀,并在村中貢氏宗祠庭院內的古銀杏大樹下合影。作為抗戰軍中的文化人,黃源在場親眼目睹新四軍將士與民同樂、魚水交融的情景,親身體驗到敵軍圍剿之中的我抗日堡壘村里洋溢著的中華兒女同仇敵愾、保家衛國的凜然正氣,深為民族先鋒戰敵寇,軍民團結筑長城的英雄壯舉所激勵。之后,黃源還隨陳毅到新四軍挺進縱隊丹陽訪仙鎮管文蔚部視察。一路上,黃源耳聞目睹日本侵略軍的強盜暴行,見證了我抗日軍民的浴血奮戰,深感震撼和敬佩。他滿懷激情寫了戰地報道,發表于新四軍抗戰報刊和愛國媒體。

                                          黃源晚年回憶烽火歲月難忘歷程時,對隨同陳毅在茅山丹陽的日子,念茲在茲:

                                          1939年元旦后,我隨項英副軍長到茅山地區的新四軍一支隊,跟隨陳毅司令到丹陽,走了二十多天。那時我倆日日夜夜都在一起,我聽陳毅講政治思想、講革命斗爭、講自己的經歷,很多時候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談心。經過這段時間,我得出一個結論:共產黨是為人民服務的,是站在人民的立場上抗戰的。

                                          誠哉斯言!經歷了這段時間的見識考驗,黃源回到軍部后不久即加入了共產黨,真正成為陳毅同志贊譽的“民族先鋒”隊伍中的一員。他在茅山丹陽的這段經歷,也為他兩年后從敵頑重軍圍剿的險境里突圍歸隊輾轉跋涉途中起了重要作用。

                                          黃源第二次走進丹陽是經歷皖南事變戰火,突出重圍后。

                                          1941年1月皖南事變中,與軍部失散的黃源和警衛員及馬夫三人于當月13日晚脫離敵人包圍圈,換上便裝,蟄伏在馬夫老家村莊過了春節。節后,黃源決定去蘇北歸隊軍部。他經鄭重考慮,選擇了轉道熟悉的蘇南茅山北上去目的地。“1939年,我曾跟隨陳毅同志經過茅山和丹北地區設法渡江到蘇北。這條路較有把握,可鉆敵軍的空隙。茅山地區群眾基礎好,更容易找到組織。我決定走茅山這條路。”黃源晚年在回憶錄中詳細記述了這一路的艱難曲折歷程:

                                          過茅山地區溧武公路時,我和馬夫向丹陽九里方向走去。這里是陳毅領導的一支隊最早活動的地區,我常在抗戰報刊上報道他們的情況,所以許多地名都記得,因此知道去丹陽可走九里這條路。天晚時我們找到一村莊人家借宿。房東說,這里本是新四軍的根據地,新四軍北上,又變成敵占區,老百姓受難,新四軍才是真正老百姓的隊伍。我請他代雇一輛小車去丹陽。他說:現在偽軍每天監工筑路,小車雇不到。我明天送你們到九里,那里有船去丹陽。我同船主熟悉,可托他照顧,讓你們在丹陽城外上岸,不過進城要通行證。第二天早飯后,他熱忱送我們到九里上船,向船老大打了招呼,把我送進內艙??斓降り枙r,船主來到船頭,我緊跟上去,交給鈔票。他一篙落水,將船頭撐到岸邊。我們跳上岸,問路旁一個在田里干活的農民,過鐵路如何走?老農看了我們一下說:鐵路過不去,皇軍裝上了電網,電網桿子上掛著新四軍的人頭。我又問:另外有什么辦法?他說有辦法,帶我們去鐵路旁的太平村,進到他家,一個漢子坐在屋中,見我說道:“這是我的家,歡迎光臨,他是我叔叔。”我說:“我是教書先生,家在常州。過年了,東家派伙計送我回家?,F在路不好走,出門靠大家幫忙。”他說:“對啊,出門靠朋友。你們住下,我幫忙。到常州乘火車方便,但進城要縣民證,我有辦法。”我問什么辦法?他說:“我阿弟在城里當密探,能把縣民證辦來,買火車票也要證的。”我說:“那就拜托你了。”大家一起吃過夜飯,主人邀我們“搓四圈二塊錢的小麻將玩玩”。第二天早晨,叔侄兩人,還有那位麻將伙伴,陪我們到丹陽城外,先送馬夫上船去九里返回家鄉,再陪我進城照相,我付了辦證費用。在他家住了五六天,縣民證到手后,他們又陪我到丹陽火車站買了去上海的車票,目送我進了車廂才回去……

                                          黃源經丹陽到上海后,通過魯迅夫人許廣平和地下黨聯絡協助,于5月初平安抵達蘇北鹽城新四軍根據地。陳毅代軍長見到黃源,欣喜地緊緊握住他的手說道:老朋友啊,你終于歸隊了,我們還以為你盡忠報國了呢!隨即送給黃源一盒上等雪茄煙,以示對他“死而復生”的慶賀。黃源動情地向軍長匯報了一路坎坷跋涉的曲折歷程,特別提到茅山老區丹陽民眾的保護支持,這真如陳毅詩句所言:人民子弟兵,“若無人民豈能活?”危難之時,丹陽人民的冒險相助,令黃源刻骨銘心。而想不到,八年后,他和眾多出生入死的戰友們又結集于這座古城,再從這片熱土出發,昂首挺胸走進新上海,迎來了新中國的誕生!

                                          黃源第三次來丹陽是隨解放軍挺進上海之際,也是駐足丹陽時間最長的一次。

                                          1949年4月下旬,時任華東革命大學文學院院長的黃源奉命率領數百名學員,隨華東局城工部南下干部縱隊先期到達剛解放的丹陽。5月2日,陳毅、饒漱石等總前委和華東局領導抵丹。中國革命的歷史關鍵時刻,黃源又重返舊地,在老首長的直接領導下,參與接管上海的準備工作,深感榮耀。

                                          緊接著大批黨政軍干部和各界精英匯聚丹陽古城。其間,黃源與陸續到達丹陽的三十年代活躍在大上海的左翼作家夏衍、于伶、范長江等故交舊友、文壇同仁相逢,一起加入正籌組中的、由陳毅兼任主任的上海市軍管會文教接管委員會領導班子。5月23日晚,黃源帶領由北京甫抵丹陽的夏衍,一起去到城中某旅館于伶等同志住處,已受命擔任文管會副主任兼文藝處處長的夏衍和三位副處長于伶、黃源、鐘敬文相聚會晤,商量接管工作。黃源隨即拿出準備好的已先期到達丹陽或即將陸續抵丹的文藝界各方人士名單,大家就此研究組建接管上海的革命文藝隊伍,為即將開始的新上海文化建設事業準備人才。

                                          在丹期間,黃源于不同場合多次聆聽過陳毅同志的報告指示。決戰上海前的一天,他被召到戴家花園總前委辦公樓上參加了一個有陳毅、舒同在場的小會,再次接受陳老總“談談進入上海的問題”耳提面命:“占領上海不出5月,或者就是近幾天后的事,我們要分頭作好進入大上海的準備,要過好這一關……我們在解放全國的道路上勝利前進的時候,必須想到前進路上面臨的困難,務必要認真謹慎、小心對待。”老首長振聾發聵地告誡警示,令黃源更覺責任重大。他向領導匯報了自己負責的文化接管準備事項,表示將竭盡全力做好工作,得到首長肯定。

                                          1949年5月26日,黃源與大部隊戰友們一起,由鄧小平率領,告別丹陽,開赴上海。至此,這位人民軍隊的杰出文化干將,十年征程三進丹陽,在這座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千年古城留下了戰斗的足跡,并與眾多功勛卓著的首長戰友們一同被載入紅色史冊中。

                                          (作者為鎮江市新四軍研究會會員、丹陽市歷史文化研究會會員)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