莓農耿國忠的小愿景

                                          核心提示: 18日上午,在珥陵鎮聯城村加油站附近的親親果園家庭農場門口,不時有顧客前來詢問草莓價格。擺在貨攤上的草莓個個新鮮紅潤,散發著獨特的香味,只不過個頭要比去年上市時小一圈。

                                          圖為耿國忠利用果蔬基地養殖綠色家禽增加收入。

                                          記者 姚磊 攝

                                          本報記者 姚磊

                                          “老板,草莓怎么賣???”“這種個頭的草莓10元錢一斤,就這么多了,馬上全部下市,要想吃就得等大半年后了。”“那給我稱一籃!”18日上午,在珥陵鎮聯城村加油站附近的親親果園家庭農場門口,不時有顧客前來詢問草莓價格。擺在貨攤上的草莓個個新鮮紅潤,散發著獨特的香味,只不過個頭要比去年上市時小一圈。

                                          站在攤位前的耿國忠告訴記者,草莓季即將結束,這些天他和妻子正在清理大棚,將剩下的一部分莖葉、殘花、殘果連同草莓根系一同拔出,徹底清理出棚外,“清理出的草莓殘體及雜草上有大量病蟲害,必須斬草除根。目前10個大棚已經清理掉了一半。”耿國忠解釋說,其實有不少莓農前些天就清完棚了,他和妻子覺得過早清理掉會損失一部分草莓,很可惜,便一直推遲到現在。

                                          莓農耿國忠和金夕娣夫婦是珥陵鎮黃埝村人。耿國忠原先是一位木匠,8年前轉行涉農,在聯城村專門種植草莓、葡萄、梨等水果。這些年來,他自學草莓育苗方法,在種植過程中只施有機肥,平日里細心管理,生產出來的紅顏草莓顏色鮮艷、口感甜中帶酸,受到了不少市民的青睞。

                                          說起這一季草莓,耿國忠坦言“比較艱辛”。“疫情對我這種草莓小戶造成的影響雖然沒有2020年那時候大,但也不是一點兒都沒有。”他嘆了口氣說,“理論上本市境內沒有疫情,草莓的售價也高于前一季,莓農們應該會有個好收成,可疫情帶來的相關成本上漲并沒有讓我們獲得太多的利潤。”他掰著手指頭舉例說,種苗錢、肥料錢、人工費用都在上漲,還要面對天氣變化導致的死苗、各種不明原因的病菌感染等。

                                          盡管目前行情不太景氣,他卻從來沒有考慮過放棄。他表示,自己和妻子已經種了多年草莓,也在這一片園子里投入了很多,所以無論如何也要堅持下去。“兒子一直勸我們倆好好休息,安享晚年,可我們還是閑不住。”耿國忠說,新一季的2000株脫毒草莓苗種他已經從安徽引進了過來,現在正在基地繁育,預計9月份可起苗移栽。

                                          不過,耿國忠、金夕娣夫婦還是放棄了原本的8畝葡萄樹。耿國忠說,原先種葡萄效益尚可,隨著近幾年人工成本的快速上漲,已經有些入不敷出了。“主要的支出還是在葡萄的疏果期,時間緊、任務重,往往需要十幾名工人同時進行,所需成本已經超出我們的可控范圍,所以我和妻子商量再三,還是放棄了葡萄,準備一心一意把草莓種好。”

                                          “草莓下市后,我們打算趁著閑時好好休養一段時間,接著在6月份進行悶棚消毒,然后就是育苗起苗了。”對于新一季的草莓,耿國忠眼中充滿了期待,“我和妻子目前有兩個愿景:一是在成本方面,希望相關政策能夠向我們這些小農戶更多地傾斜;二是希望草莓能夠實現全機械化種植,徹底解放我們的雙手。”

                                          掃一掃,關注丹陽日報有機農場

                                          責任編輯:吳淋淋

                                          本網首發

                                          丹陽視覺

                                          丹陽熱點

                                          永久免费毛片在线播放